第33节埃德温-菲林

小说:血与火的赞歌 作者:坚果的战斗 我要报错
????汉妮娜在面对茜拉-马恩的当场驳斥并没有显露出丝毫恼怒,她甚至微笑着摊摊手示意自己无意插手指挥,只是单纯的建议而已。

????茜拉-马恩的心思也并不在汉妮娜身上,她硬邦邦的驳斥完汉妮娜之后,便对着另一边的地精奥米奇说道:“魔法师需要休息以应对之后的突袭战斗,所以我需要足够的炸药来炸开院墙。”

????“放心吧!”奥米奇兴奋而尖锐的声音在人群中非常特别,“半个小时后,您会听到一声最猛烈的爆炸声,然后前面那该死的院墙立刻就会被炸飞。”

????“很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茜拉-马恩冷漠的点了点头,对着另一边的传令官命令道:“传令各部检查武器装备,半个小时后发动总攻…记住,这一次我们不需要俘虏!”

????‘不要俘虏…’汉妮娜认真的看了眼茜拉-马恩,但这一次她没有再说什么。

????卡瓦尔堡,

????花园小楼书房内,艾琳菲儿今天把她的办公地点放在这里,因为她觉得国王办公室实在太吵,而且狭小得让人心情压抑,而在这里却非常安静和宽敞。

????就在城市内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第七街区的围剿战争时,艾琳菲儿的关注点却早已不在那里,她此刻正在翻阅哈伦斯行省最高事务长官伊蒙德男爵递交上来的报告书。

????旁边城堡总管赫曼正在做简单的汇报,“哈伦斯行省的走私案件以及赛克-马拉刺杀案件策划者,很有可能是有埃德温-菲林亲手策划,而具体幕后参与者…有一部分是王室成员,他们联合哈伦斯领当地贵族以及碧恩领一部分勋贵,秘密构建了一条运输通道,甚至于…”

????“甚至于他们会用兽人、地精和精灵王国对陛下运送贺礼的渠道,来运送他们的走私物资。”艾琳菲儿阅读速度很快,她已经看到这部分内容,“陛下听到这样的消息,不知道得有多伤心。”

????艾琳菲儿看着文件上用暗号记录的那份名单,脸上的怒意没有任何保留的表露出来,“陛下是那么的信任他们,把一切都交给他们,但他们居然连别人送给陛下的礼物都敢私自扣下,这简直…简直…我找不到任何词语来形容他们。”

????赫曼只得停下汇报,并以最恭谦的态度站在一旁沉默着。

????“你能够确定只有名单上这些人吗?不会有什么遗漏的吧?”艾琳菲儿抬起头盯着赫曼,眉宇间抑制不住的怒火让她语言中带着无尽的杀意,“我需要确保没有任何失误,抓错任何一个人,或者说漏抓一个人,你们的调查都将前功尽弃。”

????尽管赫曼觉得王后陛下有些过于谨慎,但作为仆人他没有任何反驳权力。

????“您的意思是说,现在就逮捕这些人吗?”赫曼小心翼翼的询问。

????“你不是说证据已经足够充分了吗?”

????“陛下已经下令秘密逮捕埃德温-菲林,也许…可以等唐莱特骑士审讯完他,再由警察局出面进行逮捕或许…会更为合适。”赫曼表达得很委婉,但表达的意思却很明显。

????艾琳菲儿皱了皱眉,她听明白了赫曼言语中的告诫。

????“而且…”赫曼继续说道:“第七街区的叛军中,有很大一部分人都与名单上这些人有联系,特别是…王室成员!”

????“王室成员不会和叛军勾结,永远…都不会。”艾琳菲儿斩钉截铁的说道:“你务必要记住这一条。”她站起身走向窗户边,看向远处弥漫的硝烟,“我已经传令给茜拉-马恩,这一次不需要任何俘虏。”

????“陛下的王冠不允许有任何的玷污,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艾琳菲儿刚才翻阅的报告书上,伊蒙德男爵有一句话是这样写的:王室许多成员都曾参与过走私,他们走私所得的一部分就在国王的私库中,一部分在赛维亚拉夫人的手里。

????“我明白了。”赫曼这才反应过来,王后是要自己处理这件事情。

????“那名单上的王室成员还要逮捕吗?”赫曼虽然已经明王后的决定,但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才稳妥,这是他做事的习惯。他虽然聪明,但不喜欢自作聪明。

狗万下载ios????“陛下打算派遣一些官员驻守卡莫克汗国、巴鲁王国以及克拉克利群岛等地,这些人正好可以派上用场。”艾琳菲儿这句话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她双手轻轻在窗沿划过,注视着天边硝烟的双眼里的冷意更加的明显,“至于非王室成员…你刚才说得不错,这种事情不能由我们来做,你把你手中的资料和证据整理一份,给汉妮娜男爵送去,她现在是最适合做这件事情的人。”

????艾琳菲儿吩咐完便摆了摆手示意赫曼可以退下,她的目光也看向下方被拦在院子外的外务部次长巴维男爵。

????五分钟后,巴维男爵出现在艾琳菲儿面前,郑重的递上一份用羊皮卷书写的文卷,“这是科温德领传来的正式文书,宣称泽罗丁-马恩领主病情好转,不要来王都求医,但…马恩领主却要在一个月之后宣布让出科温德领子爵头衔,让…”

????“让小班尼回去继承科温德领?”艾琳菲儿对前面的消息并不意外,但后面马恩子爵的决定却让他诧异,她让侍女把文书转递过来,很是认真的从头阅读。

????“他的文书是直接递交到外务部的?”

????“是的!”

????文书的内容很少,扫一眼就能知道上面的内容,艾琳菲儿却看了又看,“居然把这种文书递交到外务部,而不是总理政府…这可真是有意思。”她自言自语一句后,又暗自想:这是在递交投降书呢?还是宣战书?

????“你先下去吧…”艾琳菲儿没有对这份文书做出任何评价,她听到窗户外传令官高喊的“捷报”,顺手就抄起文书丢进旁边的炉火中。

????…

????夜晚再一次的临近,‘死亡要塞’外王国驻军大营警察局驻地营区,传送法阵亮光闪过,唐莱特在空间的转动中显现而出,他股不得全身的疲惫以最快的脚步离开传送阵,对迎上来的部下问道:“埃德温-菲林现在怎么样?”

????“他好着呢,吃得下,睡得着。”

????“恩!”唐莱特点头的时候脚步稍微放缓了一些,“准备一下,我要去见见他…不,把他带到我的营帐,我需要先与他单独谈谈。”

????“长官,您这么做不符合规矩。”唐莱特的助手,名叫博得温的一位年近三十的警员严肃的提醒着自己的上司。他这句话说得很大声,像是故意说给周围其他两名的警员听的。

????“陛下让我全权处理这件事情,而且是时候让其他人知道失踪的埃德温-菲林在我这里。”唐莱特留下一句话后加快了脚步。

????十分钟后,

????埃德温-菲林在两名警员的押解下出现在唐莱特的私人营帐内,此刻的唐莱特正在烤着肉干,篝火旁边有两杯倒满的果酒。

????“巴兰镇最劣质的浆果酒。”埃德温-菲林很随意的坐下,端起酒杯看着里面浑浊的酒水,感概道:“也是水手们最喜欢的酒,记得很久之前我出海的时候都会为自己备上整整一桶。”

????“我还以为你喝不习惯这样劣质的酒。”

????“怎么会?每个在海面上讨生活的水手,都喝过这种酒。”埃德温-菲林笑了笑,“除了陛下,里根家族每一个成员都喝过这种酒。”

????“你是在讽刺陛下的无知吗?”

????埃德温-菲林耸耸肩,“我只是在说,世界变化得真快,快得让人一下子无法适应。”

????“赛克-马拉的刺杀案件是你策划的?”唐莱特不再浪费时间。

????“这件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算了,不错,是我策划的。”埃德温-菲林苦笑,“你根本不知道在商人的利益和陛下的利益之间维持一个平衡,是多么的困难。”

????“陛下的利益高于一切,王国的利益更凌驾于任何人的利益之上,你连最简单的道理都没能明白。”唐莱特冷冷的驳斥埃德温,“你这么做,更大的原因是在维持你自身的利益。”

????埃德温想要辩解,但最终他只是耸耸肩,低语道:“也许吧。”

????唐莱特继续问道:“泽罗丁-马恩在这次事件中充当着什么角色?”

????“他就是一个可怜的老人,喜欢做梦的老人…陛下的权力太过巨大,巨大到令无数人恐惧,所以有人想要扶持另外的势力…这个人你应该能够想得到是谁!”

????“赛维亚拉夫人?”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埃德温微笑着,既没有点头也没有否认。

????“你觉得一个母亲会策划刺杀自己的儿子吗?”唐莱特语气逐渐恢复冷漠。

????“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没有回头路可言,也会慢慢变得不受控制,所以老夫人现在只能在法师塔度假。”埃德温下意识的想要梳理他的胡须,但又突然想到自己此刻的处境,便摊摊手后自嘲的笑了笑。

????“说说这次刺杀吧,你们如何控制的奥特伍德,不管是警察局还是军情处,亦或者城堡密探,在这之前居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但最终还是被你们探知。”埃德温无奈的摊摊手。

????“陛下有很多敌人,但有更多的人支持陛下和他正在进行的事业,他们愿意为陛下的事业献出一切。”唐莱特的语气平淡,但却有一种无法辩解的也不能辩解的肯定,他用匕首切下一块肉干放入口最咀嚼的同时,重复着说道:“还是来谈谈这次刺杀,你们是如何控制奥特伍德的?”

????“看来陛下比我想象中要感性,他是想为奥特伍德脱罪吗?”

????“陛下只想知道真相,但奥特伍德不能是刺杀陛下的人,你明白吗?”

????埃德温瞳孔猛然一缩,“我收回刚才的话…陛下还是那样的冷静,他的眼里仿佛永远都只有王国利益。”他自嘲的笑了笑,“奥特伍德如同陛下一样冷静,但他没有如陛下那般坚定的信念,我们控制了他的情人,并短暂的修改了他的某些记忆。”

????“我并不觉得仅仅凭借你们可以掌握‘记忆植入’这种复杂的魔法,你们在与什么人合作?”唐莱特问题在埃德温话音落地之时快速提出。

????埃德温也根本不需要思考,他很直爽的回答道:“这件事情我也是在半个月前知晓,其实…早在三个月前苏克平原的密探就已经控制住奥特伍德。”

????唐莱特听着埃德温的回答,很是认真的看了他两眼,“这次刺杀,不但有苏克平原的人参与其中,就连不死军团的密探也在暗处徘徊,你们想要做什么?”

????“我们各取所需,只是…没有成功而已。”

????“陛下曾对你们宽恕过无数次,你可曾知道?”唐莱特少有的流露出自己的感情。

????“今天刚想明白,可惜已经晚了。”

????唐莱特点点头,说道:“不久之后会有警员对你进行正常审讯,说出你该说的话,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要透露。”

????“陛下打算怎么处置我?”

????唐莱特闻言沉默了几秒,才低声说道:“你将以贪污后勤战备资金的罪名被起诉,你的家族头衔会被剥夺并处于绞刑,你的儿子会继承你的头衔和你的家族财产。”

????“我明白了。”埃德温虽然很清楚这么轻的判决,很大一部分是国王在维护王室的威严,但他依旧很恭敬的说道:“感谢陛下的仁慈。”

????“考利尔爵士…是否参与了你们的计划。”唐莱特突兀的询问了一句。

????“呵呵”埃德温轻笑着摇头,“考利尔曾经是我最理想的拉拢对象,因为陛下信任他,他也够贪婪…但我错误的估计了他的贪婪,他比我理智,并懂得…”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再次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

????“考利尔爵士是否提前知道你们的计划?”唐莱特再问。

????埃德温这一次并没有立刻回答,他抬起头和唐莱特对视几秒后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和考利尔爵士联系。”

????书客居阅读网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血与火的赞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欢迎大家访问:三易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311xiaoshuo.com/book/2709/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