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光线暗淡的走廊,两侧是一扇又一扇的、布满锈迹的老旧金属栏杆门,栏杆后则是一间狭小的阴冷石质牢房...

  当迪亚波罗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从波尔波控制的监狱,来到了另一座熟悉而又陌生的监狱之中。

  替身反馈到胸膛的幻痛,提醒着他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在灵魂中的莫名低语驱使下,他用从波尔波那获得的箭刺穿了绯红之王的躯体,完成了一项神秘的仪式。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哪?”清醒过来的迪亚波罗,发现之前一直折磨着自己精神的矛盾记忆和混乱低语,在这一刻完全消失了,他的意识终于迎来了平静与理智。

  伸出的手掌如同拂过空气一般穿过了铁栏杆,这让迪亚波罗意识到了此地的本质:“幻象?这是替身攻击吗?等等...”

  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后,迪亚波罗脸色微微一变:“我...我记得这里,我过去来过一次...”

  不自觉迈出脚步的红发男人,视线扫过左右有人或无人的监牢,他在阴冷的走廊中逐渐加快了速度,向着模糊记忆中的某处赶去。

  在视线触及一块眼熟的编号牌后,迪亚波罗放慢了脚步,心跳微微加速的他盯着一间牢房的金属栏杆缓缓靠近。

  那间牢房中的事物逐渐出现在他的视野中,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有着波浪卷黑色长发、身材偏瘦的女人正坐在简陋的铁架床上发呆。

  那是...他的母亲。

  下一瞬,一种熟悉的时空割裂感席卷而过,迪亚波罗眼前闪过一道遮天蔽日的绯红光芒,随后他就瞪大了眼睛,看到前方牢笼中的女人捂住不知何时高高鼓起的肚子、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女子监狱的狱警闻声而来,如同虚影般的迪亚波罗怔怔的站在那里,被狱警与医护人员来回穿过,他盯着牢房中分娩的女人,听着狱警与女囚犯之间的对话,心底泛起的全是不可思议

  “这是...时间削除?我的出生...居然...”

  在迪亚波罗愣愣的看完“自己”出生的全过程,亲眼目睹那不哭不闹的红发婴儿,是以何种诡异的方式来到了这个世界。

  这时,一个熟悉的少年嗓音从身侧传来:“为什么会惊愣住呢?你本该知晓一切的始末...”

  迪亚波罗猛的侧身,就看到了一个扎着马尾辫、有着淡淡雀斑的红发少年。

  那是...托比欧。

  看着婴儿被医护人员抹去血迹、转交到床上躺着的黑发女人手上,托比欧转过身来,对神色凝重的迪亚波罗摊了摊手:“别这样看着我,这些事情,本来该由你展示给我的,谁知道你在时间线的扭曲中会这么脆弱?”

  理解不了现状的迪亚波罗沉默不语

  原本无法长期占据身体的他,从寂静城市的战斗开始就一直外显、没有丝毫沉睡的迹象,他由此隐隐意识到了另一个人格可能出了问题,但在混乱记忆冲击下难以思考的他,却没有料到另一个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沉默中,整个幻境再次发生了剧变,原本阴冷的监狱切换成了一栋朴素的教堂。

  摇曳烛火的照耀下,管理教堂的神父和红发的少年在简陋的木桌边对坐,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讨论着未来的人生规划。

  迪亚波罗的目光在桌边那位收养自己的神父脸上停留了一瞬,随后就偏开视线,看向了隔壁房间的地板。

  墓志铭的力量,让他的目光穿透了地板砖石,看到了其下狭小空间中被废掉四肢、嘴巴被针线缝合的凄惨黑发女人。

  比桌边坐着的少年更成熟几岁的托比欧,出现在了迪亚波罗的视线焦点旁,他脚尖点了点地面,听着那隐约的空腔回响,转头对迪亚波罗露出了一个渗人的微笑:

  “我很好奇,你当初到底是基于什么心态,才教唆我做出这种事情的...”

  被禁锢在地下的女人,伤势与饥渴在时间的诡变中不断进行着加深与复原的循环,唯有崩溃的灵魂在凌乱的时间线中正常延续。

  逐渐适应了时间线跳跃现象的迪亚波罗,看着地板下方那个由不同时间线片段拼接出来的,在漫长时间中浸泡在痛苦与黑暗中的女人,与之相关的回忆一点一点的从心底浮现

  他有着与生俱来的使命,他注定立于巅峰,他必须改造木讷懦弱的表面人格,让那名为托比欧的软弱家伙变成自己的模样...

  为此,他以邪恶的低语与残忍的行为塑造了托比欧的扭曲三观,他驱使着托比欧对那堪称污点的女人动手,彻底埋葬了他诡异而卑微的出身,让这一个诞生于监狱的乡村少年走上了黑暗的不归路。

  看着幻境中的神父在巧合里发现了地板下的秘密,看着幻境中的红发少年拿着匕首走了过去,迪亚波罗的目光聚焦到了一边看戏的托比欧身上,咬了咬牙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我是托比欧啊...”看着被幻境中少年放火点燃的教堂,托比欧转头打量了一下迪亚波罗,“我倒想问问你,你知道自己是谁吗?嗯...你还记得当初那个心理医生说的话吗?”

  曾经被迪亚波罗杀死的某位心理医生的话语,在这一刻于他耳边回响:“...特殊出身引起的长期欺压,加上乡村相对封闭的环境...你,你的诞生,可能只是源于托比欧转移压力与罪恶感的幻想...”

  猛的挥手驱散了浮现的幻象,从紊乱记忆中艰难摆脱的迪亚波罗沉声道:“别开玩笑了,托比欧!我迪亚波罗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你不过是我用于隐藏身份的道具!我小时候和你长得可不一样,名字也不叫托比欧!”

  “呵呵,‘过去’真是脆弱的东西,刚才的你可不是这样想的...”托比欧摇了摇头,“虽然那个心理医生只是个见识短浅凡人,但他有一点是没说错的我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你不过是依附我存在的幻影...

  “想一想吧,亲爱的老板,你一直挂在嘴边的‘与生俱来的使命’,你真的知道是什么吗?你给予我的那些‘试炼’又是怎么回事?你确定,自己过去的记忆没有问题?你确定,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忽略姓氏、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叫‘迪亚波罗’吗?”

  迪亚波罗这个词汇,按照音译与形体有着很多可追溯的来源,但其主要脉络都有着一个不可忽视的概念恶魔。

  在脸色难看的迪亚波罗面前,托比欧一步一步走近:“你忘记了自己的使命,迪亚波罗,你本该在完成灵魂匹配的引导后消亡,但却贪恋人世繁华、对试炼敷衍了事、一直占据着我的身体,甚至自以为是真正的‘自己’...

狗万下载ios  “我不怪你,真的...”走到迪亚波罗面前的托比欧,注视着对方迷茫的双眼,语调幽远的说道,“在献祭了接近‘终点’的未来、找回真正的记忆后,我才明白我们的使命、我们的敌人到底是什么,母亲被强制削除的两年孕期让我们避开了‘起点’的危险,但也让我们的出生与成长迎来太多波折...

  “现在,是时候结束休眠了,我们必须让我们在这个出现变数的世界的牺牲变得更有意义,来吧,看清自己、接受我、和我重归一体,唤醒我们真正的力量!”

  迪亚波罗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在托比欧那仿佛燃烧着光焰的双瞳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一个额头有着诡异微缩面孔的红白人形。

  迪亚波罗低下头,看着自己被白色网格覆盖的绯红双臂:“...我...是绯红之王?”

  “不,”托比欧用力抓住迪亚波罗的手臂,“‘我们’,才是绯红之王!”

欢迎大家访问:三易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311xiaoshuo.com/book/2697/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