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辰一番解释,看似有些道理,但实际上还是敷衍。

  “前怕狼后怕虎,什么时候才是我陈族崛起的机会?”

  陈山鸣直摇头,不赞同顾辰的想法,在他看来不管什么时候两大圣地都不可能抛弃对陈族的警惕,既然有了合适的时机,就应该争取才对。

  “大长老,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大先知对我早有提醒,他的态度很强硬,不允许陈族胡乱出手,为他树立不必要的敌人。”

  顾辰见难以劝说,干脆搬出大先知,让他做这个恶人。

  “呵呵,看来那位大先知是不敢得罪八歧圣者和柳圣呀!”

  四长老陈青禾闻言冷笑,眼里藏着一丝不屑与轻蔑。

  其他长老倒不敢像他说话如此大胆,但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其实想想可以理解,洛门那位大先知纵然成为了圣人,但想来才突破不久,又怎么可能与成圣多年的八歧圣者和柳圣相提并论?

  把手伸入其他圣者的地盘可是大忌,在面对两位圣者没有足够底气的情况下,大先知自然不愿过多得罪。

  反正洛门的基本盘是沛朝,这时保证沛朝平稳才是最重要的,平心而论,如果他们是大先知,这时候也不敢贸然挑战其他圣者,引起他人的敏感神经。

  说白了,陈族能为洛门带来的利益有限,大先知不愿为他们冒这个险!

  话挑明到了这份上,再难为顾辰也没有意义,诸位长老都是意兴阑珊。

  “难道没有洛门允许,我陈族就不能自己做主了?以前我陈族虽然遭到各方打压,但至少尊严还在,如今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算是什么?”

  四长老陈青禾依旧心有不甘,振振有词的道,顾辰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这话算是说出了诸多长老的心声,那么好的机会,就这样眼睁睁的放弃,实在让人不舒服。

  什么时候,他陈族需要这样仰仗别人鼻息生存了?

狗万下载ios  一股强烈的憋屈感徘徊在诸多长老心里,二长老目光一阵闪烁,道:“不如我们先斩后奏?只要我们抢了地盘,两大圣地必然会默认这是大先知的意思,到时大先知百口莫辩,最多就是苛责一下我们,总不至于与我们翻脸吧?”

  这话说得不少长老意动,此举虽然大胆,有可能激怒大先知,但的确可行。

  陈族已经与洛门结盟了,洛门总不至于因为这事就撕毁盟约吧?

  若真的撕毁盟约,洛门只会多一个敌人。

  “那大先知既然怕得罪两大圣地,难道就敢对我陈族翻脸?我陈族如今虽无圣人坐镇,但定空山在此,任何圣者想打上门也得掂量掂量。”

  “何况先祖只是失踪,连牧皇朝都因此不敢对我陈族赶尽杀绝,那大先知若是翻脸,只是让自己骑虎难下罢了。”

  “这样一来,如果我们先斩后奏,他八成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不至于毁了双方的盟约!”

  三长老认真的分析道,这下更多长老意动了,就连大长老都认真的考虑起事情的可行性。

  顾辰见状感到不妙,他不得不承认几位长老的分析是对的,如果陈族真的违背他的意思去抢地盘,他最后也只能默许他们的行动。

  原因很简单,陈族是他在玉朝重要的一颗棋子,他是不会放弃的。

  然而眼下还不是陈族出手的合适时机,若这个时候陈族搅和进去,难免保证不会发生一些变数。

  何况,陈族内部也未必真的团结一致,否则陈族长也没必要对所有长老隐瞒自己并非真的陈云飞的事。

  顾辰目光闪烁着扫过在场的所有长老,在内奸未除的情况下,陈族贸然入世,可是会吃大亏的。

  顾辰思索起如何说才能让诸位长老打退堂鼓,这时一个声音隔空遥遥传来。

  “两大圣地冲突越演越烈,损失已经快到他们无法承受的地步,这个时候我陈族入世,不怕他们心一横,冰释前嫌反过来对付我陈族,拿我陈族弥补损失吗?”

  开口的是陈族长,他隔空传音,人却未现身,这番话惊得不少长老冒出一身冷汗。

  “先斩后奏,若惹得大先知不喜,反而支持两大圣地对我陈族动手,那到时我陈族又该如何自处?”

  “别忘了,现在的陈族一无是处,如果放弃陈族能换得两大圣地在其他方面对洛门的支持,那大先知未必不会考虑!”

  陈族长又道,诸位长老脸色不由得又变了变,的确,之前他们都没考虑到这点!

  看着原先斗志昂扬的长老们迅速变得犹豫,顾辰不由得暗暗赞叹陈族长的口才。

  双方结盟的内幕陈族长是一清二楚的,他很清楚即便陈族先斩后奏,他和大先知也不可能撕毁盟约,因为有把柄在他手上。

  然而陈族长还是故意说谎让长老们打退堂鼓,可见他也同样不支持陈族在这个时候入世。

  陈族长不希望陈族再次崛起吗?

  当然不是,他比谁都盼着那一天。

  他眼下的表态,既是为了维护双方的同盟,恐怕也有其他考虑的因素在。

  连露面都不露面,只是隔空传音,顾辰不由得猜想起陈族长此时的状态。

  在他给了大元力术之后,陈族长就进入了闭关修炼的状态,不支持陈族在这时搅入乱局,恐怕是不希望影响他的突破。

  或者说,他已经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靠自己也能让陈族重新崛起……

  “此事就此作罢,我陈族静观其变!”

  陈族长一锤定音,之后不再说话,而长老们先斩后奏的热情也熄灭了。

  族长说得不错,万一那么做反而为陈族带来了灭顶之灾,他们之中没有人担得起这个罪责。

  “走吧!”

  大长老叹了口气,甩袖离去,没有和顾辰多说什么。

  其他长老也是唉声叹气着走掉了,不向顾辰告辞,显然心中有些怨气。

  “诸位慢走。”

  顾辰倒是彬彬有礼,目送诸位长老离去,眸光大多落在了那四长老陈青禾的身上,若有所思。

  :。:

欢迎大家访问:三易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311xiaoshuo.com/book/2693/1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