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不死蛇皇珠你炼不出来?”

  议事大厅里,众人全都用一副生吞活剥的眼神盯着跪在地上的蛇妖暗罗。

  要寻魔骨之谜,蛇妖暗罗的不死蛇皇珠便是众人保命的资本,可谁知事到临头这家伙居然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

  “我可没这么说!我是说炼不出那么多,不死蛇皇珠的复制品就算是在我族之中也是重宝,怎么可能一下子变出一大堆来!”

  见众人对他怒目而视,蛇妖暗罗急忙摆手辩解起来。

  只是他的辩解还是让众人十分不满,唐利川更是阴沉着脸,漫不经心的说道:“当初饶你不死的时候,你好像不是这种说辞吧?看来有的人活得太久,想尝一尝‘死’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了。”

  “冤枉啊!”

狗万下载ios  暗罗闻言脸色立即大变,他知道唐利川有办法破他的不死之身,只是他本来就没有想要抵赖的意思,如今办不到当初约定的要求实在也不怪他,只见他长叹一口气,委屈的说道:“我要是伤势痊愈,实力恢复到巅峰状态,当然可以炼制出你们需要的数量,但是我刚从不见天日的黑牢放出来,马上就被……”

  说到这里,暗罗委屈的瞅了唐利川一眼,唯唯诺诺的说道:“要不是受了那么重的伤,到现在也没彻底恢复,我又怎么敢不履行承诺。”

  这家伙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唐利川确实拿他当挡箭牌抵挡了九趾荧惑的赤红光线,耽误了正事的的确确怪不得这可怜的家伙。

  “哼!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伤都承受不了,还敢自称不死之身!”

  唐利川了解到其中原委,但还是忍不住数落起来,那蛇妖一听这话就更委屈了,嘀嘀咕咕的低声抱怨道:“我是不死之身,又不是不伤之身,挨了打也会痛的啊……”

  唐利川翻了翻白眼,假装没有听见对方的抱怨,只是手指漫无目的的敲着桌面,淡淡道:“魔骨秘密的事不能再拖了,等你养好伤,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了!你现在能制造出多少不死蛇皇珠的复制品?”

  蛇妖认真的估计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小心翼翼的看着众人,伸出两根手指,小声嘀咕道:“两颗。”

  “有多少?你再说一遍!”

  满屋子等消息的人一听这个数字眼睛都瞪大了,对魔骨之谜心心念念的孟章君更是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窜了起来,要不是看在这家伙是唐利川契约灵兽的份上,估计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另一边送来黑牢钥匙的那名冒充雨王宗长老王炼的大汉也满是不悦之色,显然只有两颗保命的不死蛇皇珠实在太少了。

  看到众人都把怒气集中在他身上,这蛇妖也没办法了,摊着手用一副无辜的表情看着屋里人,无奈的说道:“你们要得急,我也没有办法啊,现在只能炼制两颗,要是再等半年时间……”

  “再等你半年?那宝物早就归别人了!”

  孟章君听得牙根直痒痒,真恨不得一脚把这家伙踹飞。

  而另一边的钟无常却愁眉不展,低声对唐利川说道:“只有两颗不死蛇皇珠太不稳妥了,即便凌前辈与主上同行,可那地方还有那名神秘的高人存在,只能保命一次,未必够用啊。”

  “珠子是有两颗,不过去的人只有一个。”

  唐利川摇了摇头,更正了钟无常话里的不对之处。

  钟无常见状更加紧张起来,追问道:“难道主上打算一个人去?一个人保命两次看似增加了几率,可没有凌前辈协助,主上……”

  钟无常知道现在的唐利川已经失去了那股越级碾压的神力,虽说唐利川的手段远胜寻常天武境之人,可真要碰上厉害的武君也未必有自保的能力。

  “一个人去不假,保命的次数嘛,还是只有一次。”

  唐利川闻言再次摇了摇头,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朝蛇妖一伸手,吩咐道:“把不死蛇皇珠的复制品交出来吧。”

  暗罗不敢违抗他的命令,直接一张口,从肚子里吐出两颗圆滚滚的琉璃珠子,这玩意一吐出来就散发出一股浓郁的蛇腥气味。

  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唐利川偏头对岱总管吩咐道:“随便带一个登峰剑庄的弟子过来,留他们的狗命就是为了现在。”

  岱冒闻言不敢多问,急急忙忙出门去了,唐利川则继续解释起来:“性命于我而言只有一次,就算他口口声声说这东西可以保命,但唐某没有眼见为实,又怎么可能轻易相信?所以珠子有两颗,但其中一颗需要拿出来做实验!”

  保命的宝物放在什么时候都是十分珍贵的存在,可是唐利川居然谨慎到为求保险,甚至要先使用其中一颗证明保命效果有效。

  “主……主人,不用试了吧?我的命都掌握在你手里,我要是害你不等于害自己吗?你多留下一颗就多一分保命的希望,没必要浪费啊。”

  蛇妖暗罗被唐利川下了灵兽血契,唐利川要是死了他也得跟着倒霉,况且他比其他人更加明白魔骨秘密所在的地方多么危险,多一点保命的手段总比少一点要强,他说的句句都是实话,可他这名性格远比实际年龄来得恐怖的小主人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宝贝呢。

  “信任这两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如果唐某那么容易轻信他人,恐怕活不到现在!你无需管我信不信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就行了,等我办完正事而你的表现又让我满意的话,我还真没打算束缚你一辈子!”

  唐利川当然明白这家伙突然这么忠心是为了什么,只是他却冷冷一笑:“记住,用实际行动表现你的忠诚,远比时时刻刻挂在嘴上更加能让唐某认同。”

  正说着话,一名登峰剑庄的弟子便被岱总管押了过来。

  “诸位大人,我真的只是一个喽啰,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登峰剑庄上层的决定跟我真的没有关系,求你们放了我吧,求求你们了。”

  这人看到屋里有好几个武君,一下就吓得双腿发软,进门还没走两步就吓得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怎么用?”

  没理会那喽啰的哀求,唐利川捏着一颗不死蛇皇珠复制品,偏头问道。

  “先滴血认主再由我以秘法催动,不死契约就缔结完成了,只要我不死,蛇皇珠的不死契约就一直有效!”

  暗罗倒也痛快直接就把复制品的使用方法说了出来。

  “大、大人!饶命!饶命啊!”

  看到唐利川大踏步的朝自己走来,登峰剑庄的喽啰眼泪都急出来了,他不过是一名不起眼的元武境杂鱼,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也有被这么多武君围观的一天,心脏嘭嘭的快速跳动着都快蹦出嗓子眼了。

  噗!

  唐利川伸手朝前一探,指尖发射的剑气直接切开对方手掌,取下一滴血液滴入蛇皇珠复制品。

  随即,蛇皇珠上光芒一闪,伴随着咻咻两声轻响,唐利川已经通过灵兽血契感应到了暗罗激活了不死契约秘术。

  唰!快不眨眼之间,手掌宛如利刃一样从那喽啰脖子划过,大好的头颅带着惊恐的眼神旋飞半空。

  紧接着,蛇皇珠中赫然浮现出一副金色蛇纹图案,金光飞快的将半空中的头颅与无头尸体笼罩起来,倏地一下冲出门外,在门口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合二为一。

  让人惊叹的画面出现了,那个被唐利川一记手刀砍下头颅的杂鱼,脑袋居然重新接回身体,行动自如!

  “我的头,掉、掉了!又长出来了!见、见鬼了!啊!!!”

  那喽啰落地之后含泪的眼珠带着一抹呆滞,几秒钟后才慌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疯一样的惊叫起来,一口气撞翻了三个护卫,朝着府邸大门方向惊恐的逃窜而去。

  “还不去追……”

  岱总管见状立即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跳着叫呵斥护卫前去追赶。

  “不用了,由他去吧。”

  唐利川美滋滋的端详着手中剩余的一颗复制品,心情正是畅快的时候,根本不在乎一个小喽啰的性命,越看手中的蛇皇珠越是顺眼,笑着赞叹道:“真是件好宝贝!如此看来,唐某放你离开的话,反倒是天大的损失啊!”

欢迎大家访问:三易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311xiaoshuo.com/book/2646/1666/